这个传统行业正在缔造一波新的亿万富翁

三双鞋子完全不同,却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的品牌所有者正在完成数十亿美元的变现。

由法拉利(Ferrari)背后的亿万富翁家族控股的公司Exor NV上周宣布,将收购克里斯提·鲁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 SAS)近四分之一的股份。彭博社(Bloomberg)的数据显示,该交易将使品牌同名创始人的身价至少达到12亿美元。

在此之前,近期还有两笔涉及知名鞋类品牌的交易:勃肯以约40亿欧元(48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L Catterton,以及Dr. Martens Plc.以18亿美元的价格首次公开募股。前者让克里斯蒂安和亚历克斯·勃肯斯托克两兄弟成为亿万富翁(勃肯斯托克家的另一个兄弟斯蒂芬在2013年卖掉了他的股份),后者则让品牌创始家族格里格斯获得了超过5亿美元的财富。

与此同时,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说唱歌手坎耶·维斯特的运动鞋和服装品牌Yeezy的估值在32亿至47亿美元之间。经彭博社审阅的一份瑞银文件显示,去年阿迪达斯(Adidas)的Yeezy鞋的销售额增长了31%,年收入近17亿美元,为Yeezy带来1.91亿美元的版税收入。

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黛博拉·艾特肯表示,在疫情推动下,休闲鞋更流行了。灵活的工作安排加上人们对户外活动新增的热爱可能会让这种热度持续。

尽管疫情对经济(尤其是零售业)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但奢侈品行业的财富在过去一年大幅增长。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显示,欧洲最富有的人、勃肯鞋所有公司L Catterton的投资人贝尔纳·阿尔诺的财富增加了690亿美元,因为他的LVMH集团股票几乎翻了一番。他的竞争对手、开云集团(Kering SA)的创始人弗朗索瓦·皮诺的股票上涨了200多亿美元。

“奢侈品行业在过去一年的表现优于其他行业,而且证明了在经济低迷时,每一个品类的差距十分明显。”艾特肯说。

推动这一切的是人们对疫情后经济强劲反弹的充足信心,是奢侈品以远快于预期的速度转向了网上销售,以及中国经济的迅速复苏——中国是全球奢侈品的重要市场。

“疫情爆发前,中国消费者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三分之一左右,但他们的大部分消费都在海外。”艾特肯说,“现在他们无法出国旅行,电子商务又出现了爆炸式增长。”

凉鞋和马丁靴可不是常见的奢侈品,但因为疫情,也因为人们开始在家工作和社交,人们开始重新重视能给身体和情绪带来舒适感的产品。无论是20世纪70年代的嬉皮士、90年代的哥特文化还是Z世代的意见领袖,马丁靴和勃肯鞋能够在几代人之间产生共鸣,这是它们独一无二的特质。

尽管克里斯提·鲁布托笔直的鞋跟既不舒适,也不怀旧,但它们预示着,人们即将全面回归派对、办公室生活,以及其他期待已久的盛装打扮机会。该品牌创立于1991年,目前已经在30个国家开设了150家门店。Exor说,它认为该品牌在中国和电子商务领域具有增长潜力。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58岁的鲁布托和他72岁的商业伙伴布鲁诺·尚贝兰将共同保留该公司的多数股权。由于此事属于私人事务,这名知情人士要求不具名。该交易预计将在第二季度完成。

决定出售的原因可能和吸引各行各业的家族企业所有者走向拍卖台的原因一样,是交易带来的强大的流动性和令人兴奋的市场估值。

据知情人士透露,意大利贴纸公司帕尼尼(Panini,生产的足球贴纸广为各国球迷收藏和交易)正在考虑出售,包括收购公司在内的多方都表现出了兴趣。

英国工程公司Renishaw Plc的创始人正在寻求出售该公司53%的股份,总价值超过20亿美元,而路易达孚公司(Louis Dreyfus Co.)背后的亿万富翁去年同意将这家著名农贸公司45%的股份出售给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ADQ。(财富中文网)

三双鞋子完全不同,却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的品牌所有者正在完成数十亿美元的变现。

由法拉利(Ferrari)背后的亿万富翁家族控股的公司Exor NV上周宣布,将收购克里斯提·鲁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 SAS)近四分之一的股份。彭博社(Bloomberg)的数据显示,该交易将使品牌同名创始人的身价至少达到12亿美元。

在此之前,近期还有两笔涉及知名鞋类品牌的交易:勃肯以约40亿欧元(48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L Catterton,以及Dr. Martens Plc.以18亿美元的价格首次公开募股。前者让克里斯蒂安和亚历克斯·勃肯斯托克两兄弟成为亿万富翁(勃肯斯托克家的另一个兄弟斯蒂芬在2013年卖掉了他的股份),后者则让品牌创始家族格里格斯获得了超过5亿美元的财富。

与此同时,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对说唱歌手坎耶·维斯特的运动鞋和服装品牌Yeezy的估值在32亿至47亿美元之间。经彭博社审阅的一份瑞银文件显示,去年阿迪达斯(Adidas)的Yeezy鞋的销售额增长了31%,年收入近17亿美元,为Yeezy带来1.91亿美元的版税收入。

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黛博拉·艾特肯表示,在疫情推动下,休闲鞋更流行了。灵活的工作安排加上人们对户外活动新增的热爱可能会让这种热度持续。

尽管疫情对经济(尤其是零售业)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但奢侈品行业的财富在过去一年大幅增长。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显示,欧洲最富有的人、勃肯鞋所有公司L Catterton的投资人贝尔纳·阿尔诺的财富增加了690亿美元,因为他的LVMH集团股票几乎翻了一番。他的竞争对手、开云集团(Kering SA)的创始人弗朗索瓦·皮诺的股票上涨了200多亿美元。

“奢侈品行业在过去一年的表现优于其他行业,而且证明了在经济低迷时,每一个品类的差距十分明显。”艾特肯说。

推动这一切的是人们对疫情后经济强劲反弹的充足信心,是奢侈品以远快于预期的速度转向了网上销售,以及中国经济的迅速复苏——中国是全球奢侈品的重要市场。

“疫情爆发前,中国消费者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三分之一左右,但他们的大部分消费都在海外。”艾特肯说,“现在他们无法出国旅行,电子商务又出现了爆炸式增长。”

凉鞋和马丁靴可不是常见的奢侈品,但因为疫情,也因为人们开始在家工作和社交,人们开始重新重视能给身体和情绪带来舒适感的产品。无论是20世纪70年代的嬉皮士、90年代的哥特文化还是Z世代的意见领袖,马丁靴和勃肯鞋能够在几代人之间产生共鸣,这是它们独一无二的特质。

尽管克里斯提·鲁布托笔直的鞋跟既不舒适,也不怀旧,但它们预示着,人们即将全面回归派对、办公室生活,以及其他期待已久的盛装打扮机会。该品牌创立于1991年,目前已经在30个国家开设了150家门店。Exor说,它认为该品牌在中国和电子商务领域具有增长潜力。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58岁的鲁布托和他72岁的商业伙伴布鲁诺·尚贝兰将共同保留该公司的多数股权。由于此事属于私人事务,这名知情人士要求不具名。该交易预计将在第二季度完成。

决定出售的原因可能和吸引各行各业的家族企业所有者走向拍卖台的原因一样,是交易带来的强大的流动性和令人兴奋的市场估值。

据知情人士透露,意大利贴纸公司帕尼尼(Panini,生产的足球贴纸广为各国球迷收藏和交易)正在考虑出售,包括收购公司在内的多方都表现出了兴趣。

英国工程公司Renishaw Plc的创始人正在寻求出售该公司53%的股份,总价值超过20亿美元,而路易达孚公司(Louis Dreyfus Co.)背后的亿万富翁去年同意将这家著名农贸公司45%的股份出售给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ADQ。(财富中文网)

Leave a Comment